<i id='oxpfz'><div id='oxpfz'><ins id='oxpfz'></ins></div></i>

  1. <tr id='oxpfz'><strong id='oxpfz'></strong><small id='oxpfz'></small><button id='oxpfz'></button><li id='oxpfz'><noscript id='oxpfz'><big id='oxpfz'></big><dt id='oxpf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xpfz'><table id='oxpfz'><blockquote id='oxpfz'><tbody id='oxpf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xpfz'></u><kbd id='oxpfz'><kbd id='oxpfz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oxpfz'></ins>

    <acronym id='oxpfz'><em id='oxpfz'></em><td id='oxpfz'><div id='oxpf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xpfz'><big id='oxpfz'><big id='oxpfz'></big><legend id='oxpf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oxpfz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oxpfz'></i>

      <dl id='oxpfz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oxpfz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oxpfz'><strong id='oxpf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感謝你不曾傷害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人成在线视频观看_免费人疯狂做人爱视频_免费人与曽交视频观看

            A
            華詠生是我的房東,35歲的中年男人,高挑身材,穿風衣很好看。眼睛幽深如同一眼泉,我很少見過有那麼漂亮眼睛的男人。他留下電話給我,說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他。他住1棟,我住2棟,聽說他老婆被公派出國瞭,他一個人帶著女兒過。
            我撥通瞭華詠生的電話,我說,華詠生,你能來陪我喝杯酒嗎?
            不到10分鐘華詠生就趕到瞭,他穿著米色的風衣,坐在對面,聽我絮絮叨叨地回憶我和男朋友的感情,他那雙明亮的眼睛溫和地看著我,不時地低聲插一句,想開些,不要太難過瞭。
            當酒吧的鐘聲敲過12點以後,華詠生起身說,很晚瞭,我送你回傢吧。不,我還要喝酒,我執拗著。他勸說無效,最終是把我半拉半抱著拖上車。他低聲說,周麗,這麼晚瞭,你回傢好好休息一下,會好起來的。而我卻是在華詠生把我拖上車,緊緊抱在懷裡的時候,突然喜歡上他的。那麼狹小的空間,那麼近的距離,他身上的男人氣味包圍瞭我,結實的胳膊緊緊環繞著我。這樣的溫度,突然讓我不可抑制地迷戀起來。我借故喝醉,倒在他的肩上裝睡,那樣暖的溫度,讓我的心,突然之間轉換瞭方向。
            我得承認,那個夜晚,我的確是在一念之間喜歡上瞭華詠生,卻僅僅是喜歡而已,在被寂寞和孤單傷害的夜晚,任何來自別人的溫度,都非常容易讓我陷落。
            假如華詠生不是個好心男人,那麼也許我和他的這個夜晚,都很容易被我們忽略過去,隻當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。
            華詠生在第二天敲我的門,帶著他的女兒,他說讓我教她一些折紙之類的簡單手工。說他不太會這些,正好讓我幫幫忙。我本以為華詠生是真的有求於我,便教小女孩兒做手工,又帶她一起出去玩。這樣不知不覺過瞭一個多月,華詠生經常做好瞭飯送來給我和他女兒一起吃,說是感謝我,我也樂得接受。跟孩子在一起,我的心情也不知不覺慢慢好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那一天,我正和小女孩兒在一起捏橡皮泥,她說,周麗姐姐,你最近心情好點兒瞭嗎?我笑,姐姐什麼時候心情不好瞭呀?她湊近我的耳朵,悄悄說,爸爸說你最近心情不好,怕你一個人會哭,所以才讓我來陪你的。你現在心情好點兒瞭嗎?我心頭微微一震,本以為華詠生是真的有求於我,卻不料,他是如此細心的男人,怕我一個人孤獨寂寞。
            那晚吃華詠生送來的晚飯,我卻吃出瞭不一樣的味道。我偷偷看華詠生,他在衛生間裡替我修漏水的水龍頭,背影修長而挺拔。那個瞬間,我的心裡湧上一股難以言說的感情,我細細地喝著他煲的鯽魚湯,雪白濃香的湯,那麼溫和地熨貼著我的胃,讓我的眼裡湧上瞭微微的濕。
            B
            周日,我正在浴室裡洗澡,突然停電。我摸黑擦幹身體,裹上浴巾出來,卻有人敲我的房門。我緊張地問,是誰?是我,華詠生。我開門,他手裡拿瞭幾支蠟燭,微笑,我想你是沒有這種東西的,便送來給你。
            蠟燭橙黃的光芒在屋裡灑下溫暖而曖昧的光,我裹著浴巾,頭發上滴著濕答答的水,身體上散發著誘人而成熟的香,華詠生顯然也意識到瞭什麼,他起身低聲說,我先回去瞭,女兒在傢裡。
            你騙人,華詠生。我說,今天下午我看見她的外婆來接她。華詠生無語,頓瞭一頓,轉身向門口走去,我在背後絕望地哭泣起來,華詠生,你為什麼不喜歡我?他嘆瞭一口氣,復轉身來,手掌撫過我濕漉漉的頭發,那麼溫和,卻與情色無關。我順勢將身子埋進他的懷裡,他沒有推開我,卻隻是像一個父親對待嬌寵的女兒那樣,將我輕輕地護在他的臂彎中。他說,周麗,你還年輕,不要做傻事。他微微地笑,輕拍我的背,周麗,你在我眼裡,和我女兒一樣,還都隻是孩子。
            我真的開始迷戀上瞭華詠生,若說開始是一種不可名狀的喜歡,而現在,的確是陷入瞭相思。他是那麼懂得生活的男人,將各樣的菜肴和湯水做得美味可口,傢裡始終飄有鮮花的香氣。我見過他系著圍裙在廚房裡做菜的樣子,動作嫻熟,神情專註。我突然是那麼不可遏制地想上前擁抱他,像一個小妻子那樣,溫柔地從背後攬住他的腰,將臉貼上他的背,呼吸他身體皮膚上的每一寸氣息。像這樣一個懂得生活,而又自律甚好的男人,恐怕已經絕種瞭吧?
            我問華詠生,你和你妻子的感情很好嗎?他看一看我,點點頭。我不死心,又問,難道她出國這麼久,你一個人也不覺得寂寞?他笑笑,女兒已經占去我生活的大半,我不覺得寂寞。寂寞是屬於年輕人的事,我已經不年輕瞭。你哪裡見老?我氣他如此莊重。真的是這樣,華詠生深深地看我一眼,撩起額前的頭發,你看這裡,已經有瞭白發。
            華詠生,有的時候我真的希望能和你一樣大,這樣至少你不會說我小,說我幼稚不懂事。我嘆氣。
            C
            又一年的情人節,是我和華詠生相識一年的日子。我約他喝酒,還是那傢酒吧。
            我喝瞭不少酒,華詠生看著我,周麗,你該去談場戀愛,而不是悶在這裡喝酒。我打斷他的話,華詠生,把你面前的酒喝掉我們就走。他無奈地笑一笑,端起面前的酒和我幹杯。
            是我把他拖上出租車的,我在他的酒裡放瞭少量的安眠藥。我扶他回瞭我的住所。
            當他終於宛如沉睡的嬰兒一樣躺在我面前時,我的呼吸開始變得緊張急促,我一件一件,慢慢褪下他的衣服。第一次親吻他的肌膚,男人的味道讓我一時頭昏腦漲,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情感慢慢地籠罩瞭我的全身。
            我愛華詠生,可是他不肯給我他的愛,我固執地想要留住些什麼,於是,我想留下一個孩子,留下一段有關他的記憶。我是真的想要一個孩子,然後離開他,遠遠地,獨自生活。我相信那會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孩子,有著如同他一般深邃的眼睛和柔軟的頭發,我會把對他全部的愛,都傾註在孩子身上。華詠生,既然我得不到你的愛,那麼請允許我以這樣的方式來愛你吧。
            我不會忘記那個夜晚,我急促的呼吸和滾燙的皮膚貼在他的身體上,他的手下意識地攬緊瞭我的腰。我親吻他的每一寸肌膚,有一點兒卑微,可更多的是一種巨大的快樂,讓我想要哭,卻又感覺到聖潔的快樂。把身體奉獻給最愛的人一點兒都不可恥,我真的懷著那樣一種獻身的念頭,投入而專註地做著每一件事。我的手指在他的發間穿行,我的吻落在他的唇上,那樣的溫度,讓我像一條失水的魚,奮力地掙紮著,不知疲倦。
            我是被華詠生推醒的,我睜開眼睛,他已經穿得整整齊齊,目光裡交織著復雜的感情。他端一杯水給我,喝點吧。我順從地喝下,他嘆口氣,你餓瞭吧,我做飯給你吃。他做瞭豐盛的菜,擺瞭滿滿的一桌,我坐在他對面,一口一口細細地咀嚼他做的飯,心裡說,華詠生,再見瞭。
            我已經預知瞭我們的未來,他待我必將如同路人一樣謹慎而警惕,他看我的眼光將不再澄明瞭無心結,我不希望我們的感情走向這樣的窮途末路。所以,這頓飯過後,我和他便從此清風明月,不再相見。但他身體裡的某一粒種子,也許正在我的身體裡生根發芽,那將是上天恩賜給我的最好禮物。
            華詠生不看我,隻是低頭吃飯。良久,他抬起頭來,低低地說瞭一句,周麗,你真的該找個人談戀愛,好好照顧你。我微笑,是的,我會。
            D
            幾年後,我在傢裡整理東西的時候,在一本舊相冊裡,我看到瞭一張照片,我和一個小女孩兒的合影,那個拍照片的人,是華詠生。這個名字穿越瞭時空的煙塵,裊裊而來的時候,依然還是讓我的眼睛泛上瞭微微的潮濕。我將照片拿出來放在手裡看著,突然發現背面有字,是華詠生熟悉的字體。
            他寫著:周麗,當我醒來的一刻,聽到你在睡夢中呢喃著孩子的字眼,我便猜到你要做什麼樣的舉動。我清楚地知道,一個人帶孩子是多麼的不容易。你是那麼年輕、那麼容易沖動的年齡,我不能讓你在年輕的時候,以愛的名義讓自己過得太艱辛。所以,請原諒我在給你的水中放瞭事後避孕藥。希望你,不要受到傷害。好好愛自己,才是最重要的。
            我的眼淚在那一瞬間終於轟然而落。兒子跑過來,叫著我,媽媽,你怎麼瞭?我搖搖頭,沒什麼,風吹的。
            是的,我真的如他所說,擁有瞭一個幸福的傢庭,也有瞭一個可愛的孩子,但不是華詠生的。那一夜,我並未懷孕。
            華詠生這個名字,隨著時間的沉淀,隨著生活的圓滿平安,被我漸漸埋進心底深處,不再輕易想起。